故事如何像病毒一樣傳播并推動經濟事件?
2019-10-08 07:55

故事如何像病毒一樣傳播并推動經濟事件?

原標題:《諾獎得主羅伯特·席勒新作解讀:經濟敘事怎樣影響著我們的世界?》,封面來自東方IC


《敘事經濟學:故事如何像病毒一樣傳播并推動經濟事件》是羅伯特·席勒10月1日剛出版的新書。席勒教授是行為經濟學這一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同時也獲得了2013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


有意思的是,2013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同時還頒給了有效市場假說的奠基人尤金·法瑪,而法瑪與席勒的觀點卻是正好相反的。



當然,雖然大家一直認為這兩派有些勢不兩立,不過至少從席勒教授看來,行為經濟學的出現并不是為了要替代有效市場假說。他曾多次說有效市場假說是“一半的事實”(half-truth),即它在很多時候是我們的有效參考點,但在另一些時候也會偏離現實,我們從來不應該期望用一個簡單的模型去描述復雜的世界。


行為經濟學是講人的個體行為及心理納入到經濟學的模型框架(或者說是一種修正),敘事經濟學則是希望將流行經濟敘事加入到經濟學模型之中。


某種程度上來說,敘事經濟學是對行為經濟學的一種延伸,即將更多的真實世界元素加入到傳統經濟學當中,而不是讓經濟學僅僅局限于各種數學關系,也就是所謂的“黑板經濟學”。



那么席勒教授所說的敘事經濟學到底是什么呢?


敘事經濟學所研究的,是那些具有傳染性的經濟敘事是如何影響人們的行為以及經濟事件的。席勒教授在這里重點關注的是其中的兩個元素:一是那些口口相傳的,具有傳染性的故事。二是這些具有傳染性的故事是怎樣在人們的努力之下演化出了新的形態,并變得更加具有傳染性。


所謂的經濟敘事,就是那些具有傳染性,能夠影響人們作出經濟相關決策的故事。其中包括像你經常聽到的鄰居買房賺了錢,親戚買P2P爆了雷,同學買幣發了財等等,都可以歸為經濟敘事。這種經濟敘事給人提供了行動的腳本——例如你跟著去買房買幣,避開P2P——然后再通過口口相傳的方式,對整體的經濟產生影響。


席勒認為,經濟敘事的加入,能夠幫我們更好地預測未來經濟事件的出現。傳統經濟學所擅長的是用一系列的抽象模型去分析短期的經濟走勢,但在長遠的預測上卻表現得很糟糕。例如,根據Fathom Consulting的一項研究,從1988年到現在全球194個國家發生的469起經濟衰退里面,成功被經濟學家預測的只有17起,而他們預測的衰退有47次都沒有發生。


但人們在做經濟決策的時候,想獲得的恰恰是關于長遠的預期。買房買車這些決策可能會影響你未來數十年的規劃,選擇不同的行業發展也會對你未來的人生產生重大影響。因此我們需要能夠更好預測長遠經濟的工具,至少是在現有工具基礎之上的改進。



如同行為經濟學是經濟學結合心理學一樣,敘事經濟學也是一門交叉學科。席勒教授在書中用了不同的學科角度去闡述敘事在許多學科,尤其是社會學科中的重要性,以及為什么我們會對故事如此著迷。


當然在這本書里,更為重要的內容是席勒提出的關于經濟敘事的七個命題:


1)流行經濟敘事的產生及蔓延可快可慢,可大可小。


2)一些關鍵的經濟敘事可以只占大眾談論中的少數。


3)產生方式和形式不同,但能產生相似影響的經濟敘事整合起來比任何一種經濟敘事都更強大。


4)敘事的經濟影響可能隨著時間演變,當中細節的變化很重要。


5)真相并不足以阻止虛假的經濟敘事傳播。


6)經濟敘事的蔓延建立在不斷地重復之上。


7)當經濟敘事與個人利益,認同,以及愛國主義等掛鉤時,會產生更大的影響力。


我們在這里不會展開去講這每一個命題,而是選取席勒教授在書中所提到的一些例子,來看經濟敘事的演化與傳染,以及它是怎樣對經濟產生重要影響的。



我們看的第一個經濟敘事例子,是關于節儉與炫耀式消費。


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敘事。一方面在歷史上,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和地區都有將節儉作為一種美德,并且限制過度消費。而另一種敘事則是說為了取得成功,人們就需要在生活中展現自己的成就與實力,炫耀式的消費是一種不可或缺的東西。


我們不會把視角拉得過長,而是從美國1930年代的大蕭條出發,探究這兩種對立的敘事是如何演化以及影響到美國的經濟的。


面對大蕭條這樣的經濟危機,幾乎每個人的生活都遭到了嚴重的影響,日常生活的水平也難再保持原樣。


不過對于當時不少的中產階級家庭來說,他們的一個重要擔心是,生活水準的下降會影響他們的道德水平。這當中的原因也不難理解,即生活水平降低可能讓你不再去好好收拾自己的房屋和自我整理,最終潛移默化影響到自身的道德水平。


這種想法在大蕭條期間非常流行。人們想要維持正常的生活狀態,不去賣掉自己的房屋,那么可行的辦法就是削減掉種種不必要的開支,其中包括看電影,度假,購買新商品等等,報刊雜志則開始分享一些如何在不額外消費其他東西的情況下裝扮自己房屋的技巧。


惡劣的經濟環境之下社會心態的轉變讓人們逐漸接受了這種消費降級,而硬幣的另一面則是人們開始排斥那些炫耀性的消費,這種消費方式在流行文化中逐漸成為了一種不體面且不道德的行為。



此外,許多人在大蕭條期間多少還有些享受講述自己或者朋友親戚遭受貧困和損失的故事。這種故事本身也有道德層面的意味,因為貧困并不是他們自己的錯,他們并不為此感到羞恥。對那些遭受損失的人表現出同情是一種體面的行為——而在周圍受難鄰居身邊享受財富則是非常不道德的。


這些種種流行敘事在大蕭條時期給人們提供了精神上的慰藉,幫助他們熬過了這段困難時期。但反過來,這種敘事又在某種程度上增加了大蕭條的持續時間。


在1932年,《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就觀察到,這樣的經濟敘事其實限制了社會的購買力。例如當時的汽車工業就已經感受到,有相當一部分人有消費能力,也有消費需求,但是就是不去購買新車,而是堅持騎自行車。當中很大程度上就是心理原因,在一種鼓勵節儉,抵制炫耀性消費的社會敘事框架之下,購買一輛新車只會顯得奇怪而不合時宜。



我們再看美國夢這個例子。


美國夢的起源可以有不同的說法,不過這個詞開始被廣泛使用還是1931年,作家亞當斯在《Epic of America》使用了“美國夢”這個詞之后。當時這個詞更多還是被用于描述一種人人機會平等,追求自我奮斗的社會狀態。到了馬丁·路德·金所在的60年代,這個詞則被賦予了種族平等的內涵,并且因為它的遇刺讓這個詞變得更加深入人心。


再到后來,美國夢這個詞開始詞的內涵開始微妙地朝向了更加追求物質財富的那一層意思。人們不再認為追求個人財富,追求物質消費是一件充滿商業意味的自利行為,反而是值得驕傲和為之奮斗的事情。伴隨著這樣的敘事轉變,商家們發現美國夢特別適合廣告的宣傳。根據統計,商家在廣告中使用“美國夢”的次數,比一般文章中出現的頻率要高出50%。


布什在2003年總統大選活動期間,也將自己的政策與美國夢綁定了起來。他在2003年12月簽署了《美國夢首付援助法案》,讓更多人能以更低的成本購買到自己的房屋。他宣稱在美國,擁有自己的房子,就意味著你正在實現美國夢。


于是,物質消費,愛國主義,以及政治宣傳融合在一起,悄然地讓美國夢一次次地發生了經濟敘事上的轉變。這種轉變一方面在為人們購買更多房和車正名——這是一個富有愛國主義的高尚行為——進一步刺激了房地產的市場。但在另一方面,這種刺激也為后來的金融危機埋下了伏筆。



從關于消費這個例子中我們可以再反過來對照席勒教授所提到的幾個命題。其中,“美國夢”一詞的例子可以看到,敘事的經濟影響是在不斷演變,其中微妙的含義變化對人們的感知有著重要的影響。而文學家,商家,政客的不斷重復一次次加深著人們的印象;而也因為這個詞與愛國主義的深深綁定,也讓它有著更強的影響力。


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在大蕭條時期關于節儉的經濟敘事,即是建立在當時具體的時代背景之上,同時也對后續的經濟演變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我們再拿更近一些的比特幣作為例子來對照。


比特幣起源于中本聰在2008年在密碼學郵件組里發的一篇論文,這其實只是一個非常小的專業圈子。但也正如席勒教授所提到的第二點,關鍵經濟敘事可以只占到大眾談論的少數。而到后來,比特幣產生了種種不同角度的敘事——代表未來的科技,一夜暴富的神話,反抗權威的去中心化,世界銀行的構思——這些敘事的角度不同,但都是在朝前推動著比特幣,這也印證了第三點,即這種整合的敘事能夠比任何一種經濟敘事更加強大。



而正如“美國夢”一詞的影響力得益于它所含的愛國主義一樣,比特幣產生的如此大的影響力也源自于它與個人利益的深深掛鉤。你可以聽到周圍有許許多多炒幣的人,而其中不少人又會告訴你他們因此得到的巨額收益(幸存者效應),你很難不為之所動。尤其是,在許多交易平臺廣泛存在的情況下,你可以很輕易地參與其中——即便你根本不懂當中的加密算法為何物。


這種跟個人利益相掛鉤的經濟敘事,如果能夠讓人有著很強的參與意愿,配上較低的門檻,帶來的常常是狂熱;如果門檻夠高,帶來的則會是一種恐慌。這也是為什么會有人擔心當下的AI會代替人類的工作,而這種情況在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里面幾乎不存在——后者沒有太高的參與門檻,你只需要在股市中購買.com的股票即可,而前者卻存在著相當高的參與技術門檻。



為什么以前的經濟學家不去關注經濟敘事在真實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一方面是我們前面提到的,當下各個學科所研究的內容都非常細分,你很難有跨學科的深刻思考;另一方面是,研究傳統的經濟數據——GDP,收入,利率,稅率——相對來說非常方便,這些數據你可以很容易獲得。而關于敘事的數據你即使想研究也無從著手。


但在當下這個時代,我們有了更多工具去探究這些話題。例如你可以用谷歌的Ngrams工具去搜索某個詞從1500年到當下在書籍中出現的頻率變化。而像Ngrams只是其中的一個工具,有了這樣的工具,我們就可以去研究那些在過往可能根本沒有辦法研究的東西。


當然除了研究世界以外,席勒教授還期望的是,敘事經濟學能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世界。正如行為經濟學奠基人之一理查德·泰勒2010年開始在英國政府中設立助推小組,幫助政府更好地引導人們做一些長遠有利的事情那樣(關于助推的一個經典例子是在男性小便池里雕刻上一只蒼蠅,從而減少了人們尿在外面的情況出現),敘事經濟學也同樣能夠在公共事業上起到引導的作用。


不過想要實現這一點,我們還需要對敘事經濟學有著更為深入的研究。這一方面是需要有更為完善的數據作為支持,另一方面我們也需要給敘事經濟學配上更多量化的框架,以及來自不同學科的視角。不過席勒教授在這里強調說,我們必須要避免為了追求一種精確感,使用那些看似科學實則毫無意義的術語公式,我們需要始終保持對科學研究的敬畏。


總之,敘事經濟學是一門新的經濟學分支,它給了我們全新的研究經濟事件的視角。我們也愈發看到,經濟學正在不斷將更多的真實世界中的元素納入其中,而不僅僅是停留在理論的數學模型之上。



寫這一段的時候我順便在放著《神探夏洛克》的第三季,夏洛克剛巧說的一句臺詞倒是挺應景的:


跟你博客上精心潤色過的故事不同,現實世界不可能那么如意。


但至少,現實世界還是更有意思。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贊賞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

支持一下 ??修改

確定

讀了這篇文章的人還讀了...

回頂部
收藏
評論3
點贊36
彩票两个平台对打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