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玩保險,巴菲特看笑話
原創2019-09-28 13:00

馬斯克玩保險,巴菲特看笑話

有人曾笑稱特朗普是個“推特治國”的總統,那么遠在大洋彼岸還有一位美國知名人物,也一直貫徹著同樣的理念。


8月28日馬斯克在推特上發送推文宣布:“特斯拉即將推出保險業務,其保費將會(相較于市場平均)降低20%左右。目前僅在加利福尼亞州試行,之后將會擴大范圍。”



其實特斯拉早在2016年就于澳大利亞和香港啟動了InsureMyTesla計劃,后來在2017年該業務擴展至北美地區,彼時特斯拉是與利寶保險(Liberty Mutual Insurance Company)和英杰華保險(Aviva)合作,分別服務美國和加拿大用戶。馬斯克當時的看法是:“我們可以采用第三方保險公司,但如果他們不能夠提供與特斯拉電動車風險評級相對應的服務時,我們會自己去做這件事。我認為特斯拉能夠找到合適的合作伙伴來提供合理的服務。”


次年,特斯拉聘請利寶保險(Liberty Mutual)前高管亞歷克斯·塞特塞納科斯(Alex Tsetsenekos)負責特斯拉保險業務。今年4月份時,特斯拉將成立Tesla Insurance(特斯拉保險業務)的謠言遍布網絡,一個月后特斯拉就正式公布了將會推出特斯拉保險產品的計劃,將會根據特斯拉所擁有的駕駛數據信息“合理”計算每個車主的保費。


"The success of the auto companies getting into the insurance business is probably as likely as the success of the insurance companies getting into the auto business." 

——Warren·Buffett


那時,特斯拉剛剛公布Q1財報不久,由于償還大量的債務和加大生產的投資,賬面凈虧損頗為難堪。所以特斯拉公布消息不久后,就被各種媒體和“華爾街分析師”指出此舉的“陰謀”和“不可能性”。不僅如此,股神巴菲特也稱特斯拉推出保險業務的難度堪比保險公司進軍汽車行業,認為此舉非但不是“創舉”,而且不會有什么未來,例如通用公司就曾嘗試過推出保險業務,最終得不償失導致無疾而終。


不過馬斯克應該早已習慣了這樣的事情,因為如果他是一位被別人指出問題就退卻的人,那么或許也就不會有PayPal、SpaceX、Tesla、SolarCity、Neuralink……


Tesla Insurance


既然很多人不看好特斯拉保險業務,那么我們就來認真了解一下。


汽車保險業務的定價一方面依據車本身,另一方面依據駕駛者,通過一種量化方式,把車輛發生“賠償”情況的概率計算出來,并對其進行相應的收費。這也是為什么像美國公路安全保險協會(IIHS)以及中保研汽車技術研究院(CIASI)會自費對車輛安全進行測試,就是為了收集數據以便計算車輛的保險系數。


但是這種方式有一定局限性。對于“新”車型,安全測試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得到數據,并且由于初期市場保有量不大,所以事故統計數據較少,會導致保費定價出現偏差。另外影響保費的因素還有駕駛者信息,例如年齡、教育程度、結婚與否、事故記錄,甚至是車輛駕駛數據等,但實際上,前面幾個信息與車主平時是否“安全駕駛”關系并不大,車輛駕駛數據才是最能反應駕駛員發生事故概率的信息。


問題就出在這,車輛行駛數據的采集是個巨大難題。一方面是因為車輛型號和數量繁多,導致收集數據非常困難,另一方面是雖然在美國市面上,有一些保險公司通過在OBD接口加裝“監控設備”以獲得駕駛信息,但由于僅僅是添加了采集設備,所以收集到的信息極為有限。


特斯拉作為電動車,對于保險公司來說,存在著諸多的信息不足,所以很多車主要付出“不合理”的保險費用。特斯拉曾在2017年與汽車保險提供商AAA發生過爭執,當時AAA表示,基于美國公路損失數據研究所(Highway Loss Data Institute)和其他數據源的分析結果,決定把特斯拉的保費提高30%。


正是因為如此,特斯拉看到了機會和可能。這就如同當年馬斯克看到了由于“信息不對稱”所產生的金融商機,從而創辦了網絡支付X.com公司(PayPal前身)




特斯拉汽車配備有大量的傳感器和攝像頭,加上車輛本身幾乎所有信息都能被數據化,所以能夠獲取的數據遠遠超過其他車企。憑借這些數據,特斯拉除了可以訓練其“自動駕駛”系統,作為副產品,還能夠通過分析信息得出駕駛者的“畫像”,從而得知其駕駛風格和“危險程度”。


(前50名車型中受傷概率,NHTSA統計)


與此同時,基于全球多個機構的安全碰撞測試結果和特斯拉自己擁有的行駛數據,也能夠得出車輛本身的“危險程度”。所以特斯拉幾乎完全掌握了其保險定價的全部所需信息,那么開展保險業務顯然是件順理成章的事情。


特斯拉保險的“陽謀”


僅僅憑借數據的“信息不對稱”,特斯拉保險業務就能成?


是的,就是數據。


前面提到的保險機構做安全測試、安裝設備收集行駛信息、做數據統計調研等等,都是需要花費大量資金的,而唯一的目的就是收集數據。


保險本質上其實就是個數學游戲,憑借著這些數據,保險公司獲取的利潤相當驚人。僅就2016年美國市場來說,汽車保費收入約為2220億美元,去掉賠付款之外,收入約為750億美元(未去掉運營、人員費用)


With AP 6.5X safer - 85% less likely to get into an accident in a Tesla

Without AP 4.4X safer - 77% less likely to get into accident

Without Safety features 2.8X safer  - 65% less likely to get into accident

——Tesla


特斯拉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Q2季度,開啟AP特斯拉每行駛327萬英里發生一起事故,僅開啟安全輔助時該數據為219萬英里,兩者都不開啟情況下,該數據為141萬英里。而美國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NHTSA)統計的數據顯示,在美國發生一起事故的平均行駛里程為49.8萬英里。即特斯拉在使用AP系統時,發生交通事故的概率較平均值低85%,僅開啟安全輔助功能則概率低77%,既不開啟AP也不開啟安全輔助,概率低65%。


這也就是為什么特斯拉保險敢把保費降低20~30%的主要原因。


根據一家外媒計算,目前特斯拉保有量約為100萬輛,如果一半車主選擇特斯拉保險業務,以2016年美國汽車保險平均年費935.8美元為準(數據來自NAIC,特斯拉實際保費遠高于此),即便所有保費都降低25%,那么特斯拉保險每年能收入3.5億美元保費,基于其事故概率,綜合粗略估算每年去掉賠付款收入約為2.82億美元(未去掉運營、人員費用)


與美國保險行業毛利潤比例33.7%(750億/2220億)相比,特斯拉保險毛利潤比例為80%(2.82億/3.5億),似乎說明了為何巴菲特會發出那樣的評價。


那特斯拉是如何做到20~30%的保費降低呢?


(美國幾大保險公司2017廣告費用支出)


保險行業,除了賠付的支出占據一大部分,還有諸如廣告、銷售人員、業務員等費用的支出,而這一部分的數額是非常龐大的。


特斯拉保險一方面不需要什么廣告費用,僅通過特斯拉的生態就能精準送達用戶,另一方面幾乎不需要單獨的銷售人員,車主在購車之時或者在網上花費幾分鐘即可完成簽約保險服務,最關鍵的是通過大量的視頻數據采集,責任認定和賠付將變得非常簡單,也就不需要大量人力資源。加之特斯拉發生事故的概率原本就相對較低,那么所需保費顯然就會低很多。



當然除了盈利目的,特斯拉推出保險業務有著更重要的原因——Robotaxi。特斯拉今年的“自動駕駛大會”曾宣布將會未來推出Robotaxi業務,而這種“全自動駕駛”的出行業務,除了技術難點外,最大的困難就來自于法規的允許。


設想一下,假設特斯拉的業務上線,當傳統保險機構都無法合理對其“自動駕駛”發生事故進行賠付認定,又如何能夠將其通過法規的門檻。所以特斯拉保險能夠為其將來Robotaxi業務提前掃清一個障礙,為其未來出行愿景提前做準備。


愿景和困難


當一家企業縱向整合了產業的上下游,它將會擁有更多的主動權和創造更多的價值。


過去保險公司與車企是一種敵對的態度,也就意味著這中間存在著諸多的“爾虞我詐”。例如車企生產汽車時候對其安全性能采取“應試教育”來對付,而保險這邊又存車主、業務員、維修廠的“騙保”行為。


有人可能認為:“車企和保險合為一體了,豈不是安全性和保費價格都會失控?”


錯,成本會決定一切。


車企要想盡量從保費中多賺錢,那么提高安全性就是最好的辦法,如果保費又相較于其他傳統保險公司低很多,那么無論從設計之初還是售后維修處理,都會嚴格控制成本。也就意味著車企希望車輛更可靠更安全,同時維修售后時間成本更短,效率更高。


托尼·布萊爾全球變化研究所的Chris Yiu(Uber前總經理)曾講到:“當特斯拉為車輛提供特定的保險時,它可以更加嚴格地控制這些相對成本,并且可以判斷為用戶提供服務的絕對風險,所以也可以提供’因人而異‘的保險服務,比之其他保險公司競爭力要大的多。”


通過近10年特斯拉發展過程來看,汽車行業想要立足,控制成本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成本低也就意味著競爭力的提升,例如特斯拉較低的保費,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就降低了購買和實用特斯拉汽車的成本,對于用戶來說就等于降低了“售價”。


不過,愿景的美好,都建立在理論和一定的假設層面。就像當年特斯拉剛剛推出Model S車型之時,把每一處的細節落實,才有可能實現。


目前特斯拉要想做到還需要克服很多困難。


首先就是售后服務點,現階段特斯拉的售后維修還存在諸多問題。網點的數量不足,專業的人員儲備不夠,由于生產壓力導致的零配件運輸時間過長等等,都直接或間接導致其售后體驗不好。一旦特斯拉保險業務快速發展,緊接而來的就是售后維修的巨大壓力,如果無法改善這一層面,很可能之前的理論優勢最后都會化為泡影。


其次,其保險價格算法邏輯優化。其實在8月28日馬斯克發推文說特斯拉保險業務上線時,發生了一起鬧劇。一開始由于算法錯誤,導致大量車主反應其保費價格不但沒有低,反到比其他保險公司還高。3個小時后馬斯克發推文說系統將會升級,又過了一個小時,馬斯克說新算法正在部署中。直到24小時后,特斯拉保險網頁才恢復正常。大批車主此時才“得到”較低的保費價格。


不過根據筆者近一個月調查,有些人能得到近50%的優惠,而有的人甚至價格超過原本保費的10%。



發生這種情況原因有多種,一方面特斯拉官方聲稱,目前保費的計算沒有使用個人用戶數據(未來用戶可以選擇是否提供個人詳細數據給特斯拉以便于降低保費),而是以整體大數據的分析統計得來,所以存在一些個體偏差;另一方面,由于不同車主使用的保險公司和優惠套餐(家庭保險綁定、多輛車優惠等)不同,所以對比價格偏差較大。


總結


特斯拉保險并非是一個的創新,也存在諸多亟待解決的問題。但從長期愿景來看,足以稱得上是對汽車保險行業的“重大沖擊”。


如今人們早已經習慣了聚合式的服務,方便而又實惠的服務對于消費者而言,無意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保險對于絕大多數消費者來說,沒有什么“品牌忠誠度”,反而對于汽車品牌,人們會付出更多的“感情”成分,那么如果一家車企能夠提供從買車一直到用車的全程服務,而且價格具有優勢的情況下,消費者恐怕不會有任何猶豫。


馬斯克先后在銀行支付、民用航空、汽車行業等領域實現了“顛覆”,未來能否在保險行業占據一席之地,或許諸位心中已有答案。


“很多人認為我一心想要顛覆,但是其實我并不熱衷于顛覆,我只熱衷于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埃隆·馬斯克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贊賞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

支持一下 ??修改

確定

相關推薦

回頂部
收藏
評論9
點贊50
彩票两个平台对打套利